羽毛球规则术语
網絡售彩平臺設“偽彩票”變身賭博 自設獎池可套現
來源:新京報     2017-01-11 10:08:47

天津彩民李國華是個資深玩家,在網絡彩票A平臺推出“瘋狂套牛”、“歡樂撲克”等能“賺錢”的游戲后,他玩了兩個月,不知不覺輸了3萬塊錢。

網絡彩票B平臺曾因“一元購”飽受爭議,在下架大部分商品后,又推出新的玩法“一元樂購”。重慶彩民張珊珊玩了兩天,賠了6萬。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自2015年初國家有關部門發文禁止網絡平臺銷售彩票以來,各網絡售彩平臺紛紛轉型,除借用體彩、福彩元素自行開發競猜游戲,還推出各種博彩性質的游戲,甚至以購物之名行博彩之實。玩家充值虛擬幣投入游戲,獲得虛擬幣回報后,可兌換話費卡便捷提現。提現過程中,平臺會按一定比例“抽頭”。眾多玩家沉迷其中,損失動輒數十萬元,甚至有玩家因此自殺。

自設獎池的“偽彩票”

天津彩民李國華以前經常在網絡彩票A平臺投注購買體彩、福彩,在手機上點擊幾下就能輕松搞定,這種業已養成的習慣在2015年3月后被迫改變,要買彩票只能重回銷售點。

2015年1月15日,財政部、民政部、國家體育總局發布《關于開展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行為自查自糾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3月1日起,各大網絡售彩平臺停售所有彩種。

2015年4月3日,財政部、公安部等八部委再次聯合發文,要求堅決制止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的行為,火爆一時的網絡彩票戛然而止。

在這之前,國內只有“500彩票”跟“中體彩”兩家試點牌照。禁售令之后,試點亦被叫停。禁售期間,各大彩票網站玩起了“擦邊球”,以O2O銷售模式最為普遍,薦彩業務等也隨之發展起來。

彩通咨詢2015年初發布的《2014年互聯網彩票市場分析報告》稱,2014年我國互聯網彩票銷售規模達850億元,比2013年銷售規模翻番,增長102.4%,增長幅度遠超彩票整體市場發展速度,市場份額首次超過20%,已成為推動彩票市場發展的重要力量。

禁售令下,各網絡售彩平臺紛紛轉型,彩民手中天量資金亦另尋出口。

網絡售彩被叫停后,李國華發現,各平臺推出了一些名字與雙色球、大樂透很接近的新玩法。比如網絡彩票A平臺就有競猜11選5、幸運雙色球等,業內稱之為“偽彩票”。

這些“偽彩票”與國家發行的相應彩票玩法一致,開獎號碼一致。但是“偽彩票”為網絡售彩平臺利用虛擬幣自設獎池,自定獎金,玩家投注金額也落入平臺腰包。

例如,幸運雙色球的玩法規則稱,本競猜游戲雙色球與官方玩法及開獎結果一致,獎金為幸運豆。其中獎規則稱,一等獎單注獎金按注均分,最高100萬幸運豆。而正規的福彩雙色球,單注獎金最高限額是500萬元。

按照規定,國家發行的彩票銷售額中,50%用于支付中獎彩民的獎金,35%作為彩票公益金上繳國家,用于社會公益事業,剩下的15%作為彩票發行費,用于支付彩票機構的業務費和代銷者的銷售費用。

但是這些“偽彩票”并未說明彩票資金構成。1月6日下午4點,記者查詢幸運雙色球,獎池滾存4269594幸運豆,相當于426萬余元。

A平臺客服告訴記者,競猜11選5和幸運雙色球都是該平臺幸運購推出的競猜游戲,和彩票性質不一樣。

該客服稱,競猜游戲獲得的幸運豆可以兌換現金,“幸運購中獎的幸運豆需要兌換充值卡,充值卡可以充值支付寶余額提現。”

記者注意到,兌換過程中,平臺會按一定比例“抽頭”。例如100元話費卡需要120幸運豆才可兌換,相當于“抽頭”20%。

博彩“小游戲”,玩家虧大錢

李國華注意到,除了“偽彩票”,各網絡售彩平臺還推出花樣繁多、帶有明顯博彩性質的“游戲”。

去年11月,李國華去武漢出差,坐在高鐵上,無聊中打開網絡彩票A平臺軟件。一款名叫“歡樂撲克”的游戲引起他的注意,充值虛擬幣“幸運豆”后,即可下注猜撲克牌,猜中點數、花色或大小,可獲得相應倍數的回報。

虛擬幣“幸運豆”可兌換話費卡,進一步通過支付寶余額的“使用話費卡充值”功能變成現金。

李國華很快迷上了這個能“賺錢”的小游戲。頭幾天,他每天能贏1000多元。之后他就開始虧錢了,不僅把之前贏的錢賠了進去,還倒貼了不少錢。

李國華感覺在“歡樂撲克”游戲上運氣不佳,接著在A平臺軟件上玩起了一款名叫“瘋狂套牛”的游戲。

“瘋狂套牛”是一個卡通化的頁面,外形可愛、五顏六色的牛從眼前跑過,玩家選擇相應的金額和倍數,點擊按鈕甩出繩索開始套牛。套中不同等級的牛,會有不同倍數的幸運豆獎勵。

剛開始,李國華覺得自己手氣很好,套10把中10把。后來手氣漸漸差了,套10把才中兩三次。

兩個月后,李國華算了算玩這兩款游戲的賬單,發現不知不覺虧了3萬元。

根據李國華的描述,記者打開A平臺彩票軟件,“離夢想最近的地方”、“瘋狂套牛投1可得88”、“歡樂撲克30秒極速開獎,24小時不間斷”等廣告語十分顯眼。

A平臺將“歡樂撲克”定義為“一款益智類撲克競猜小游戲”,游戲頁面主體是一個圓盤,盤面分3個圈,最外圈是撲克牌的A到K共13個點數,中間的圈是黑桃、梅花等4個花色,內圈則是大小。游戲頁面底部是2、10、50的籌碼,下注無最高限制。

游戲規則介紹,玩家可以在游戲轉盤相應區域進行競猜,系統會隨機抽出一張撲克牌作為開獎結果,中獎的玩家會獲得相應的獎金回報。壓中大小區回報1.7倍,花色區回報3倍,點數區回報9倍,直接壓中撲克牌回報36倍。

“瘋狂套牛”單次投注最高可達300幸運豆,套中等級1到等級8的牛,可相應獲得1.2倍到88倍獎勵。游戲規則稱“高等級的牛套中概率低”,但沒有給出具體概率。

事實上,以游戲名義經營博彩,并非A平臺一家。

某著名社交平臺有“彩票”入口,點擊進入有農場大亨、歡樂gogogo、歡樂射擊等10種游戲,以及“天天雙色球”、“天天大樂透”等玩法。玩家使用虛擬貨幣金豆下注,獎金也是金豆。1元兌換1000金豆。

在這個平臺,金豆可購買黃金、電子產品、Q幣、京東E卡等。平臺在其中抽頭25%,例如100元京東E卡售價125000金豆,相當于125元。

網絡彩票B平臺“全民娛樂場”則有球賽競猜、搓牌高手、瘋狂輪盤等游戲。

“一元購”曝光,“一元樂購”登臺

和上述兩類玩法相比,“一元購”是一種更難界定的玩法。

2016年9月,包括央視在內的多家媒體曾大規模報道多個平臺的“一元購”,這種新型的“購物”模式飽受爭議。

曾經的一元購玩家陳霞記得,媒體曝光后,網絡彩票B平臺一元購將爭議較大的話費卡、黃金等商品下架,“黃金和大額話費卡變現容易,太像賭博了,爭議很大。”陳霞說,一元購最高的時候出過10萬元話費卡。

記者打開B平臺彩票軟件,發現上面的一元購運行正常,銷售產品有手機、電腦、無人機等。

蹊蹺的是,記者打開一元購頁面,有一定概率會彈出一條廣告:“充值卡有的是,5000、1000、100各類充值卡低價供應,永不限量。”

點擊這個廣告,就會進入“一元樂購”軟件下載頁面。“一元樂購”銷售的商品,除了手機、電腦等,還有黃金和話費卡。

“一元樂購”使用虛擬幣樂豆參與,一元兌換一個樂豆。買家選中商品,再選擇參與的人次數。參與人次越多,獲得商品的概率越大。一個參與人次耗費一個樂豆。

當商品參與人次達到總需人次后,系統揭曉獲得商品的買家。

記者進入一期中國移動5000元話費充值卡的頁面,5000元話費卡需要5800參與人次,相當于售價5800元。僅耗時45秒,5800參與人次就滿了。“以前更快,5000元話費卡只需要幾秒就買滿了。”陳霞說。

記者注意到,“一元樂購”的商品普遍高于市場價。網上售價5899元的蘋果7黑色128G手機,在“一元樂購”需要6399參與人次,即6399元。

“一元樂購”在其說明中自我定義為“旨在為您提供1元購物服務的購物平臺”,但在專家看來,其博彩性質明顯。

■ 專家說法

具備三要素即構成賭博

各網絡售彩平臺推出的新業務,無論自我定義是競猜游戲,還是購物平臺,在專家和律師眼中,都涉嫌非法博彩。

彩票專家蘇國京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互聯網彩票的禁售政策還是執行2015年八部委發布的文件,不能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目前沒有任何一個所謂“白名單”網站。“我國特許、合法發行的彩票只有福利彩票和體育彩票。其他的包括境外博彩、變相博彩,統統歸類為非法彩票。”

蘇國京表示,國際上對“賭博”的定義是:該活動涉及金錢或其他有價值的東西,涉及獎品(回報),結果是由偶然性決定的。只要具備這三個要素即構成博彩。“按照這個定義,‘一元奪寶’‘一元購’就是一種博彩,屬于賭博行為。”

北京律師張新年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亦稱,我國法律目前只允許特定的主體以法定的彩票發行方式進行博彩活動。“參與者有資金投入、產生了不確定性回報、而回報結果來自偶然,這種情況明顯符合博彩的特征,而主辦方顯然不具備發行彩票的資質,因此違反了《彩票管理條例》、《反不正當競爭法》,甚至符合‘聚眾賭博’的行為屬性,涉嫌犯罪。”張新年稱。

張新年表示,網絡賭博犯罪案件,目前其實有比較具體明確的法律、法規、規章可以參照適用,其中設置、參與、操縱、掌控賭局的其他相關人員或單位在特定情形下涉嫌開設賭場罪、聚眾賭博罪、賭博罪。而網絡平臺是否擔責,關鍵在于有關部門對相關事實的厘清與認定。

關于賭資額的認定,他稱,《關于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對于將資金直接或間接兌換為虛擬貨幣、游戲道具等虛擬物品,并用其作為籌碼投注的,賭資數額按照購買該虛擬物品所需資金數額或實際支付資金數額認定。因此,玩家的賭資應以購買、兌換游戲幣實際支付的數額為準。

對于受損玩家,張新年認為,借助網絡游戲進行賭博的案件中,玩家既是遭遇賭局圈套的受害人,同時也是涉嫌賭博的治安違法人員甚至犯罪嫌疑人,可能面臨治安處罰,甚至被追究刑事責任。

■ 人物

幻想一夜暴富 “彩民”變賭徒

“李峰走了。”

原本鬧哄哄的微信群聊一下子安靜下來。李峰的一位朋友告訴大家,2017年元旦,一元購玩家李峰自殺身亡,拋下大筆債務、妻子和剛出生不久的孩子。

“不要告訴我他真的做傻事了。”有網友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和李峰一樣,這個微信群里的100多人,都因沉迷一元購,背負了巨額債務,靠信用卡、小額貸款填補不斷到期的利息窟窿。

戒斷4個月又沾染,兩天輸6萬

看到微信群里李峰自殺身亡的消息,陳霞有些緊張,她想起另一個朋友張珊珊最近精神狀態不好。陳霞一連撥打了好幾次張珊珊的電話,都是無人接聽。前一天的中午,陳霞曾接到張珊珊的電話,那頭張珊珊邊哭邊數落自己,“戒了四個月,偏偏這兩天沒克制住又進去了,兩天輸了6萬。”

四個月前,張珊珊聽同事介紹,玩“一元購”可以花很少的錢中大獎,她就嘗試了。

“我一開始投入很少,慢慢越投越多。”張珊珊說,一開始輸幾百,就投一千想回本,輸到幾千,就投五千,一直想回本,慢慢就投了上萬元。

起初,張珊珊往里投的是自己的存款,輸完之后,她辦了信用卡。一張信用卡有幾萬元的透支額度,快的時候她半小時全部輸完。輸完后,她接著申請信用卡。

“一元購開獎非常快,十幾秒鐘就能開一期,我一期投幾百塊,上頭的時候一期投一兩千。”張珊珊說,“以前我連麻將都很少打,沾上這個就沒辦法控制自己。”

短短一個月時間,張珊珊輸光所有積蓄,還負債20多萬元,“我才知道沒有回頭路了。”

張珊珊自責,同時也認為一元購的模式容易使人沉迷,“開獎的速度按秒來算,根本讓人沒有冷靜的時間。而且拿起手機就能玩,隱蔽性強,不像那些進賭場的,親友可以阻攔。還有它的支付通道非常便捷,微信、支付寶都可以,還能綁定信用卡。”

戒斷四個月后,張珊珊又沾上了一元購,兩天輸了近6萬,“聽說她最后是一邊哭一邊玩。”陳霞說,之后就與張珊珊失去聯系。

中學教師幾個月輸光60萬貸款

陳霞是廣東佛山一位中學老師,教的班級成績在全校排第二,學生們在給陳霞的紙條上寫道:“每天看見你勞累的樣子,于心不忍,我們會好好協助你管好這個班。”“老師的優點是刀子嘴豆腐心,很關心我們這個集體!”“老師人好,上課很幽默,是開心果。”

可是,就像陳霞有時對學生說的,老師也是凡人,也會犯錯。去年4月,陳霞先后玩起了幸運購和一元購,這徹底改變了她的生活。

陳霞剛開始玩就中了一臺手機,后來卻怎么也不中。“就像賭徒一樣,停不下來了。”

輸光13萬元積蓄后,陳霞貸了款。“有老師這層身份,申請貸款很方便,一下子貸了60萬,全投進去了。”陳霞說。

在玩幸運購賠了23萬之后,陳霞想過就此收手,但聽說一元購推出了10萬話費卡,她又想借此回本。“一元購的開獎速度比幸運購還快,5000話費卡幾秒鐘就開出了。”

“心理學家做過實驗,老鼠一直餓著,不會去追求食物,一旦給它一塊肉,它就會開始瘋狂地追求食物。”在陳霞看來,他們這些玩家就像實驗中的老鼠。

有一次陳霞輸了5萬多,緊接著又用19塊錢中了6000多。“時不時給你一點驚喜,就越陷越深。”

幾個月后,貸款全部輸完,陳霞才醒悟。60萬元債務對陳霞這個并不富裕的家庭是難以承受的,丈夫離她而去,“他說我是賭徒,完全不認識我了。”陳霞哭著說,“我們是大學初戀在一起的。”

陳霞的精神狀態變得不正常,有時莫名發呆,有時對著鏡子大笑,有時突然號啕大哭,“想過去死,但是死了債務就由我父母背,我不能死。”她說。

陳霞現在時常回憶起過去寒窗苦讀的日子:兩年艱苦的復讀才考上大學,在大學勤工儉學,一個月只用700元生活費。

“很多人都覺得我們這種人不值得可憐。”陳霞認識不少一元購的玩家,都是80后、90后,有大學生、公務員、白領,“不知道怎么都淪為了賭徒。”

國企員工3個月信用卡透支70萬

李國華、高章也是陳霞在玩網絡彩票過程中認識的,他們原本都走在人生的上坡路。李國華正在慢慢做大自己的叉車生意,高章碩士畢業,進入國企上班,未曾料到掉入坑中,無法自拔。

三年前,李國華收到一條推送消息:手機可以買彩票了,他就開始玩,經歷了網絡彩票、幸運購、競猜游戲3個階段。

據李國華講述,他先在網上玩體彩、福彩,賠了一些;國家出臺禁令,網絡彩票停售,幾個月后,出現了幸運購,他玩幸運購又虧了8萬;后來媒體曝光了幸運購,運營該彩票的平臺便暫停了幸運購,接著出現了幸運撲克、瘋狂套牛等游戲,他又輸了3萬元。

生意上的周轉資金也被李國華投進了網絡彩票。第一年,供應商的錢都結清了;第二年,拖欠了半年才結清貨款;第三年,不僅供應商的貨款、兩名工人的工資拿不出,連孩子生病需要1000元,李國華也要找小額貸款來解決。

“我就是成癮了,把軟件卸載了,想再玩就剁手指頭,可這樣還是又下載了。”李國華說,卸載了又安裝,這樣反反復復有二三十回。

李國華承認自己是賭徒,但他想不明白,為什么網上開“賭場”沒人管呢?

高章碩士畢業就進入一家國企上班,結婚生子,是旁人羨慕的生活。

玩了3個月網絡彩票B平臺的一元購,他70萬元信用卡額度全部透支。

高章第一次玩一元購,投了50元,中了100話費。接下來10天,陸陸續續賺了1萬多話費卡。

一元購推出了更刺激的10萬元話費卡,高章想搏一搏。賺的1萬多投進去,自己手頭的1萬多也投進去,都沒中獎。“然后我發現信用卡能充值,就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高章認為,因為B平臺是塊大招牌,他才放心地玩起了一元購,“他們的郵箱我都用了十幾年了,想著這么大公司總不至于胡作非為吧。”現在,高章還欠銀行66萬,“靠我每個月這點工資根本還不上,可能面臨銀行起訴。”

陳霞最終聯系上了張珊珊,“她徹底醒悟了,但不知道再過幾個月會不會復發。”陳霞還在為還債發愁,催債電話把她通訊錄里的親友“轟炸”了一遍。

臨近春節,工人的工資、供應商的貨款都等著李國華支付,“這個年不好過。”

(文中玩家均為化名)

新京報調查組記者 陳奕凱

本版圖片/網絡截圖

相關閱讀

39歲的王小川,還能跑多遠?

從驕傲的少帥,到前途未卜,精疲力盡的追風人,王小川,在39歲到來之時,娃娃臉上已略顯疲態,上移的發際線依...

2017-02-27 更新

搜狗財報證明鸚鵡能“學舌”,但那能叫...

  你以為鸚鵡能模范人說話,但終日所唱也就數聲而止。現今,搜狗正陷入鸚鵡學舌的境地。  近日,搜狗發布...

2017-02-23 更新

鄭州“火鍋界大鱷”巴奴因商業賄賂案被查辦

河南商報-掌中河南記者 吳軍以一句服務不是巴奴的特色,毛肚和菌湯才是的廣告語深入人心的火鍋界大鱷巴奴栽了...

2017-02-16 更新

羽毛球规则术语